空杯许十年

学名陆三尘,别名痴汉尘。挚爱张良,真爱陆逊,偏蜀黑,其实陆机是我孙子。

 

【晨赫】第三视角

*原创人物有,第一人称,以妹子的视角讲述晨赫。

*妹子内心吐槽严重,如b站弹幕。

*私设多如狗。

*短篇,完结迅速。

*没存稿了真是作孽_(:з」∠)_

满目红菱颤

  我接到陈赫电话是在我刚刚处理完一场财产分割案之后,妻子家的人不停地和我套近乎拉关系的时候。

  我有些不开心,也就没好声地和他说话:“怎么了?”

  那边的声音特别大,也特别吵,我就让他大点声,陈赫停顿了一下,然后我才听见他不高不低的声音:

  “我和她离婚了。”

  ……哈?

  

  并不是所有青春都是分道扬镳,我和陈赫李晨的关系历经了二十年的考验仍旧还是那么铁。

  陈赫这家伙,大学刚一毕业就找...

 

【晨赫】第三视角

*原创人物有,第一人称,以妹子的视角讲述晨赫。

*妹子内心吐槽严重,如b站弹幕。

*私设多如狗。

*短篇,完结迅速。

丹青远楼阁

  我和邻居家的那个小男孩是发小。

  不是电视剧里演的那种小时候玩在一起长大后又分开的发小,是从幼儿园就整天腻歪……不对,横扫千军的那种熊孩子组合。

  我发小叫陈赫,笑起来我都看不见他的眼睛,只能看见他的牙床。

  发小的隔壁家住着一对夫妻,生下来的孩子叫李晨,比我俩大七岁。

  最开始那人特高冷,我俩根本没法和他说话聊天。后来有一回我出去买雪糕,把陈赫托付给了李晨,等到我回来之后我差点儿没把雪糕糊他俩脸上。

  平时高冷得一比的李晨,当时正...

 

[三国]生如夏花

第一章

从南京回来那天我做了个梦,我梦见沙场梦见点兵梦见将士高举戈矛盾剑饮血狂笑,我也梦见一个男人站在点将台上一声声高呼求胜。那个男人的正脸我没有看见,只觉得他像印象里的谁,但我所认识的人里绝无一人有那种气质。
我把这梦讲给学过阴阳论道的好友沈无尘听后对方只问我最近有没有思春,我自然糊了她一脸让她正经点儿。沈无尘除了工作时会认真,其余时间总是吊儿郎当没个正形。

“梦里梦到男人?……只能说你思春了啊。”我把无尘约到咖啡厅里询问此事,她只咬着吸管故作神秘,最后被我软磨硬泡总算说了句话,见我面色不佳,她这才有所收敛,“梦里那人是谁你知道吗?”
“要是知道我来问你?”我劈手夺过被她摧残的咖啡杯无奈道。
她...

 

[剑三][花羊]关雎

6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第一章:师徒
「“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残阳如血。
沈华枢跌跌撞撞地走出小巷,脸上又增加了几条新的伤口。身后巷子深处站着穿着短裾的几个与沈华枢年龄相仿的男孩子,不过普遍比沈华枢要高出几许。
即便是从小就被欺负,但沈华枢随着年岁的增加,反抗的次数也多了。
“搞什么,我还以为他能有多厉害呢。”
“哼,说白了也就是个没人要的个野种,那副样子装什么。”
沈华枢脚步一顿,扭头看向他们。而那几个欺负他的少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沈华枢微微皱眉,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几人见了这副样子不由得大声嘲讽着沈华枢。
“诸位可莫要如此,若是别人也如此对待你们,你们心里可会好受?”
沈华枢刚想把这怨气往肚子里吞,身后...

 

© 空杯许十年 | Powered by LOFTER